云南长安网-昭通镇雄频道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队伍建设

解放军进军镇雄经过

时间:2018/4/12 10:58:23|

 解放镇雄,是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地方红色政权的一场殊死斗争。在镇雄历史上,是一次划时代的大事变。镇雄的解放,标志着镇雄同全中国一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推翻“三座大山”,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步入社会主义社会,最终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本文以解放镇雄为题材,根据有关史料,整理成篇。敬希读者赐教,拾遗补缺,纠错去讹。

一、解放军进军西南

1949年3月,中共中央召开七届三中全会后,确定促进革命迅速取得全国胜利的各项方针和革命胜利后的各项基本政策。4月,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向人民解放军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人民解放军二野、三野发起渡江战役,强渡长江,解放了国民党的统治中心——南京。接着,攻占了上海、杭州、武汉、南昌、福州等重要城市。是时,蒋介石以白崇禧、胡宗南、宋希濂等部,平凑中南、西南防线,企图割据西南,固守一隅。但是,全国要解放,,蒋介石其奈何哉!就连远在国民党统治大后方的镇雄,也掀起了反蒋怒潮。中共镇彝威地下党组织,活动于三县之间,宣传群众,调查社会情况,在三县结合部地带,发展地下人民武装,组织农民翻身协会,为解放镇雄作准备工作。常绍群、张承业、朱宗武、王培芳组织领导的“中国民主联军滇黔川边区第二纵队”(以下简称民主联军)反蒋武装,于5月9日在镇雄起义,先后夺取过威信、彝良两县县城,转战镇雄、威信、彝良、赫章、威宁各地,占领过许多乡镇,波及大方、黔西、毕节、金沙、叙永等县,发展到4000多人枪,历程2000余里,作战20余次,伤亡300余人,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政权,牵制了国民党在西南的正规军和保安部队,配合解放军向全国进军。镇雄县长陇均府,镇彝威剿匪指挥官陇承尧,调集武装团队,围追堵截,扑灭不住。6月,国民党“西南长官公署”电令其正规军三四三师和云贵川三省保安部队以及地方民团围剿。7月,民主联军损失殆尽,方化整为零,分散隐蔽,四出寻找人民解放军和中共地下党组织联系求援,迎接解放。9月12日,镇雄县长陇均府还发出镇民字第372号《呈函令通告》称:

查匪司令常绍群及匪指挥朱宗武,政治指导员王培芳等,乘国家多事之秋,作祸国害乡之举,溯自叛乱以来,打击公仓粮谷,掳掠民众财产,残害生灵之事,无所不用其极。我善良无辜同胞,迁徙逃避,惨遭浩劫,人亡家破,言之痛心!所幸,军团效命,时来三月,即将群匪击溃,次弟肃清。惟兹匪寇虽散,巨魁未除,伏莽潜滋,隐患未已。函应缉拿该常、朱、王等匪首归案究办,以惩元凶,而振纲纪,……

与此同时,蒋介石已把注意力转移到以四川为中心的西南,凭借天府之富,作其最后挣扎。宋希濂部,准备由湘鄂退保川东,胡宗南部,准备由陕南、甘南退入川北。8月11日,宋希濂、胡宗南在汉中会谈,盘算了其时在川、康、滇、贵、鄂西北及陕南地带蒋军兵力,计有归“川陕甘边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指挥的共12个军,归“川鄂边区绥靖公署”主任孙震指挥的共两个军。归“贵州绥靖公署”主任谷正伦指挥的共两个军,归“云南绥靖公署”主任卢汉指挥的共4个军,归“川湘鄂边绥靖公署”主任宋希濂指挥的共6个军零4个师,归“西南军政长官公署”直接指挥的共两个军和几个独立师,归郭汝瑰指挥的共两个军,刘文辉、邓锡候、杨森的3个军,还有云、贵、川、康4个省的保安队,共计33个军4个师又几个独立师,估计总兵力为50万左右。其中,属于宋希濂、胡宗南指挥的,超过半数以上,是蒋介石的两张王牌。当时,宋、胡既认为解放军不久即将向西南进军,又认为自己绝没有力量和办法进行决战。因此,定出了逃往滇缅,保存实力,静待时机的方案。24日,蒋介石由台湾经广州飞往重庆,所有在西南方面的国民党军事、政治、党务主要负责人员,也随之陆续抵达。宋、胡陈述了汉中商定的方案之后,蒋介石不同意逃往滇缅,认为:

(一)展望未来,两广势难保持,在华南丢掉之后,在大陆上必须保有西南地区,将来才能够与台湾及沿海岛屿相配合,进行反攻。(二)如果把大陆完全放弃,则“国民政府”在国际上将完全丧失其地位。(三)西南地区形势险要,物资丰富,尤其是四川,人力物力很充足,必须保持这一地区。(四)刘文辉等人虽不可靠,但由于利害关系,只要他们不在后方捣乱,应设法加以拉拢。

(陈少校:《逐鹿陕川康》)

 自此,蒋介石便一意经营西南,想保持一个偏安之局。但人民解放军方面,却已决定向西南进军了。人民解放军的准备是:杨勇兵团由湖南直趋贵州,然后插入川南;陈锡联兵团,则由湘西进击,然后插入川东;周士第兵团,由北向川西压迫。总之,总目标均指向四川,以粉碎蒋介石负隅顽抗的对策。

解放军进军西南,势如破竹,勇猛神速。11月15日,贵阳解放;26日,临近镇雄的毕节解放;30日,重庆解放,蒋介石由渝逃蓉;12月l日、2日、5日,临近镇雄的叙永、古宋、古蔺相继解放;9日,云南省主席卢汉宣布起义;1950年3月,解放军四兵团第14军、第15军及“边纵”一部发起西昌战役,全歼盘踞在西昌地区的胡宗南所属西昌警备区贺国光部。南、西康四省,宣告完全解放。

二、解放军进驻镇雄

1949年12月6日,人民解放军二野第18军52师(师长昊忠)、54师(师长甘炎林)进军西昌,路经镇雄。县长陇均府率其政府职员,回避到乡间锁尾槽长安洞里去了。镇彝威剿匪指挥官陇承尧,在昭通专员安纯三策动下,跑到坡头乡间开会,成立“西南人民革命军第二纵队第四总队”。所以,人民解放军进军西昌、路经镇雄时,镇雄已陷入一个无政府状态。

9日,云南省主席卢汉率全体军政人员宣布云南起义,通电全省:

即日宣布与蒋匪领导下的国民党反动政府断绝关系。全滇自动解放,归向人民民主阵营,并暂时组织云南人民临时军政委员会,维持地方秩序,保护公私财产,听候中央人民政府暨革命军事委员会命令,并竭诚欢迎解放大军早日入滇接管。

同日,陇承尧以“西南人民革命军第二纵队第四总队”名义,派陇德坤、阮一藩率众二百余去威信,组建“威信县临时政务委员会”。陇承尧同熊启嵩率队到镇雄县城,组建“镇雄县临时政务委员会”,熊启嵩任主任。陇承尧委派30多个大队长、60多个分队长和各乡镇农会主席,自任县农会主席。约在14日,陇均府收到卢汉起义通电,立即响应,发出起义通告,宣布起义。1950年1月9日,陇均府率武装团队回城,被陇承尧、熊启嵩率武装阻击,不准入城。陇均府亦调集武装围城,弄得城乡秩序极为混乱。二陇相争,各持己见。陇承尧以“西南人民革命军”名义宣称:“镇雄县临时政务委员会”正副主任是公选出来的,是合法的“临时人民政权”,令陇均府交出县印和地方民众自卫武装。陇均府坚持按照云南起义电令,不予交出,静待人民政府接管。经卢汉、安恩浦多次电告,要求“协力合作,各守岗位,维持地方,听后接管”。安纯三又派人到镇雄调解,二陇冲突始趋缓和缓和。但城乡秩序仍很混乱。

当人民解放军近逼云南时,蒋军第8军5个师和6个宪兵团驻在滇东川滇路一线,第26军4个师驻滇东南,滇南等地。卢汉起义后,蒋介石任命汤尧为陆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曹天戈、彭佐熙分别任第8军、第26军军长,命令两军进攻昆明。人民解放军17军49师,从贵州安顺星夜驰援昆明;四兵团发起滇南战役,13军主力由南宁昼夜兼程;以14昼夜前进900多公里的速度,奇袭蒙自机场,切断蒋军空中逃路;38军114师、151师,在“边纵”一部配合下,占领河口、蛮耗,封锁国境线,于1950年2月19日,把红旗插到打洛,取得滇南战役胜利。20日,陈赓、宋任穷、周保中在“边纵”李明、庄田、郑伯克随同下,从贵州安龙进驻昆明。3月3日,人民解放军第15军43师从贵阳进驻滇东北昭通地区。4月10日,43师128团团长范金标率部同接管镇雄代表范玉琦及党政工作人员进入镇雄县城,接管镇雄。14日,中共镇雄县委员会成立。16日,召开各界人士座谈会,听取对接管工作的意见。接管人员的分工是。范玉琦、傅发聪、张荣才、宗大勇、王兴奎、何佩锻等负责接管县政府;符灿负责接管警察局;李方立负责接管财粮科;王培芳负责接省稽征处;王定一负责接管田赋处;罗宣浏负责接管司法处;方在光负责接管镇雄中学。17日,召开接管大会,由县府秘书郑德治代表陇均府率各科室人员及常备队,办理移交手续。接管代表范玉琦宣布镇雄县人民政府成立,范兼任代县长,并传达上级指示:“原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及乡镇长等,继续留用,照常供职”。随即,县人民政府对接管过来的旧政权机构名称,作了一些调整和改设。原秘书室所辖的代班改设为交通班;警察局改设为公安局;司法处改设为县法院;教育局改设为教育科;稽征处改设为税务局;合作金库改设为人民银行。在接管工作中,镇彝威剿匪指挥部陇承尧所属,均未正式移交。

一九四九年十二月六日,我解放大军到县属的泼机镇,旧县长陇均府以未奉上峰指示,率县府职员移往乡间办公。大军进入县城,政府无负责人办理军粮柴草。……我大军过境以后,陇承尧借解放镇雄为名,企图总揽军政大权,暗中支持其参谋主任熊启嵩组织临时政务委员会,……虽经云南省临时行政委员会卢汉主席迭电旧县长陇均府各守岗位,维持治安,静待人民政府接收,并严场熊启嵩撤销临时政务委员会,陇承尧等亦不遵令裁撤,并于此时,委派团营长及支队大、中队长,扩充势力,危害人民。旧县长陇均府被安纯三召赴昭通,指派秘书郑德怡保管印信,既不能行使职权维持秩序,而司法处主任审判官杨祖庚、合作金库主任关贞选借故逃避昭通,当时已形成无政府状态。

一九五零年四月十二日,接管人员及大军到达镇雄县城,经将各方情况了解后,决定先由县政府开始接管,次再接管各行政机构。于四月十六日,召集各界人士开一座谈会,听取对接管的意见。在行政方面,十七日由旧县府秘书郑德治率各科现有人员……

县府人员,离城将近五个月,在此当中,县政府及各机关房舍,均被临时政务委员会所占据,部份档案公物亦遭临时政务委员会人员及陇承尧调驻城关团队的破坏损失。军事方面,除旧县府的常备队人员武器如数清交接收外,至镇彝威指挥部陇承尧所属各部均未正式移交。当时,接管代表曾数度与其交换意见,均无结果。后来昭通来电,调陇赴昭商谈,但陇承尧遂于此时,阳奉阴违,背叛火民,勾结土匪,危害地方,将镇雄演成土匪扰乱的区域

(镇雄县人民政府:《接管总结报告》)

三、解放军剿灭匪患

且说,军统头子毛人凤根据蒋介石“与共党斗争到底”的指示,于1949年3月在重庆召开会议,西南、西北及广西、湖南等省的负责人均奉命参加,部署建立“大陆游击根据地”计划。交警十二总队长田动云参加了会议。后来,12月12日,田动云在高县同国民党72军参谋长许亚殷相会,许鼓动田在川南开展游击活动,联合成立“川南军政区”,将部队改称为“中国工农救国军”。随后,许去台湾,田回老家——四川省筠连县大乐乡。此时,西昌淡云章电田:“不得与共军妥协如兵力过小不能在筠连立足,可设法赴西昌”。台湾毛人凤电田:“该部归胡宗南指挥,一切补给向胡请领”,“先求生根,再求发展,互相策应,密切配合”。于是,田动云打出“川南军政区司令部”旗号,自任司令,严仲奇、陈栗冬任副司令,组建“工农反共救国军”,发展到11个纵队,台湾也就乱吹起来,说这里是“大陆上的台湾”,给田动云以“西南军政区长官”的称号,希望他能坚持下去(陈少校:《黑网录》)。1950年4月,人民解放军进驻镇雄时,正值匪患猖撅,尤以田动云匪患为猖撅之时,当时,在县境内,陇承尧暗与田动云的代表李吉先勾结,不办移交,抗拒接音。驻昭解放军43师师长张显扬指令驻镇部队,通知陇承尧赴昭待命。25日,陇承尧率队离开镇雄县城,沿途在芒部、木桌、关上布置党羽上山待命。行至彝良柳溪,即去四川珙县王场参加田动云召开的反动头目会议。王逸涛(叛徒、孔学凡(兴文县长)、欧阳大光(国民党72军警卫团团长)等参加会议,共谋成立“工农反共救国军川滇黔边区游击指挥部”,陇承尧被田动云任命为“工农反共救国军第二军教导师”师长,公开叛变。28日,驻镇解放军以武力解除了陇承尧留在镇雄县城的武装,宣布陇承尧叛变,号召人民行动起来,彻底消灭陇承尧部。5月10日,陇承尧抵威信扎西,自充威信县长,委王德学为副县长,宗杰武、张思齐、杨成杰、陇德坤、陇至中为旅长,并相继委任团、营、连、排长等职,盘踞威信,直控镇雄雨河、大湾。其部陇德坤旅、陇至中旅,盘踞坡头、母享。其部龙永和、张文辉等团,盘踞泼机、塘房。田动云部李白羽第四纵队,盘踞罗坎、杉树。还有若干股匪、散匪,遍布全县各地:在县境外,贵州方面有“川东北游击总司令部”司令段西明部、“中国人民反共救国军陆军第8兵团”司令罗湘培部、毕节专员廖兴序部、单节保安司令万邦珍部、保安第三师刘翼仓、安兴田部,四川方面有国民党72军副军长宋敏文部、“工农反共救国军第二军”军长田动云部、“川南人民救国军总司令部”司令杨云程部、“中国工农反共救国军川滇边区总指挥部”总指挥王逸涛部、“工农反共救国军第三纵队”欧阳大光部,云南方面有昭通专员安纯三部、国民党第8军510团、反共救国军第9纵队仝登文部,紧逼镇雄,窜扰边境,连成一体,垂死挣扎。人民解放军驻镇部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根据省委、兵团指示,依靠人民群众,开展艰苦卓绝的剿灭匪患工作。

立即进行城市接管,改造起义部队,征收公粮,恢复和发展生产,支援进军西藏,挺进边疆,巩固国防。尔后,准备在清匪反霸,减租退押的基础上,实行土地改革,完成彻底消灭封建的战略和任务。

(张显扬:《从太行到乌蒙》)

4月21日,昭通地委及警备区司令部决定将镇雄、彝良、威信三县划为一个剿匪区,由驻镇部队128团负责。驻镇部队召开三县党政军联席会议,具体作了部署。5月,安纯三、仝登文率部窜入镇雄县境。27日,由安孟秋联络,在镇雄诸宗海密会,策划袭击牛场征粮工作队,侵吞大地主余若恒的粮食,然后,以牛场为据点,攻占镇雄县城。匪大队长余祥恒率40人,化装成卖柴人,潜入征粮工作队住地——确佐衙门,安纯三、仝登文率部1000余人,杨天禄、钟永华、胡廷宣、孔宪龙率部400余人,主攻确佐衙门。安绍卿、陇承康、雷昆、陇宪周、杨学宽率部功1000余人,分占诸宗、胡家丫口、南天门、端公寨、大水沟等要隘,切断交通,实行戒严,形成20华里包围圈。28日,蜂拥而至,冲入院内,占据三座碉楼,抓走工作队炊事员1人。征粮工作队26人,在队长刘堂、指导员张志铭率领下,即时抢占一座碉楼,据以抗敌。敌以炮火、轻重机枪轮翻扫射,工作队坚持两天一夜。援军到来,三面平敌,确佐之敌溃退,被追至南天门,毙伤130余名。人民解放军大振军威,张志铭被誉为“一顶百”战斗英雄,有关人员分别受各级奖励。在接管镇雄后的征粮剿匪中,打了一次非常漂亮的仗,粉碎了敌人“占据牛场,攻占县城”的阴谋,安纯三、仝登文溃窜威宁方向。6月6日、7日、8日,人民解放军在以勒地带连续追击,陇德坤旅、陇至中旅1000余人被击溃。7月5日,人民解放军奔袭罗坎李白羽部,毙伤敌130余人,俘敌中队长蒋尚武部官兵50余人。10日,陇德坤、陇至中在母享成立“中国人民自救军川边游击陆军总指挥部”,被人民解放军击溃。13日,人民解放军进袭威信龙里坝,首战威信告捷,杨成杰旅被击溃。15日,击退陇承尧神兵队500余人对雨河征粮工作队的武装进攻;17日,人民解放军发起总攻,击毙陇承尧,解放威信。8月底,人民解放军驻镇部队128团发出通报:

我团进入镇彝威三县,自4月28日至8月底,团直一、二、三营,四个月清剿滇黔川边区的游匪和混合总指挥等匪部,前后经历71次大小战斗,计毙三县匪首总指挥陇承尧及其旅长张思齐以下528名,俘匪团长张再荣(占云)以下1110名。

紧接着,7月28比在雨河官庄坝消灭李百羽第5支队黄启轩部。8月中旬,李白羽部队长张绍聪,参谋长陇云斌、副司令杨铁恒等部前来投诚。9月18日,在凉水消灭宋永香匪团。10月13日,击退企图吃掉大湾警卫连,抢掠大湾街场的陇至中部700余人的进攻。11月,安鹏飞以下1163人投诚。西南大匪首田动云在成都被抓获,于12月19日枪决于成都。1951年1月12日,军民联防队捕获李白羽以下30余人。2月18日,赫章县捕获万邦珍、安心田。至此,国民党残匪基本被歼灭,人民解放军奉命于是年秋撤离镇雄,剿匪扫尾工作交警卫营和公安队负责。当时,以横山朱德香匪患为害最烈,历时最长,直至1955年10月26日,在瓜雄击毙朱德刚、横山朱德香匪患方彻底覆灭。

仅用一年零五个月的时间,历经大小战斗96次,全歼了“工农反共救国军第二军教导师”、“工农反共救国军第四纵队”;与友邻协作,歼灭了“中国人民反共自救军第8兵团”、“保安第3师”等残匪。在历次战斗中,毙敌师长陇承尧、旅长张思齐、团长龙永和以及反共救国军支队,大队、中队长以下477名,伤3200名,俘敌师一参谋长常绍杰、县临时政务委员会主任熊启嵩以下1969名,投降1468名,缴械投诚的有纵队副司令杨铁恒、旅长陇至中、团长张文荣以下4987名,先后缴获轻重机枪30挺,六0炮3门,炮弹142发,冲锋枪109支,卡槟枪27支,步马枪7755支,手枪1809支,子弹122556发,手榴弹1067枚,电台1部,电话机5部,战马55匹,造枪机械1套,望远镜、刺刀、大刀等军用物资1批。在这场艰苦卓绝的博斗中,人民解放军和地方民兵也付出了一定代价,先后牺牲副团长以下49人,伤84人,被敌抓走4人。(信息来源:镇雄县文史资料第三辑)

 

本文来源:镇雄文史资料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