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长安网-昭通镇雄频道欢迎您!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庭内外

时间:2019/8/20 9:10:44|

 

老家摆拉沟,是个穷得出了名的地方,曾经有人打趣说:“穷山恶水摆拉沟,住上三日使人愁。破屋烂壁臭茅坑,过年才尝二两油。”

为啥穷?土地少呗!人均不足一亩地,而且都是非常贫瘠不出货的荒坡地,每至暴雨季节,滑坡伴随着泥石流,那山洪犹如脱缰的野马,横冲直闯,泛滥成灾,不穷才怪!

穷也就罢了,关键是回家的路十分艰难。早年集体化的时候,曾经修有大量的沟堤和过村公路,还开辟了大量的良田,后来由于年久失修,慢慢地被山洪和泥石流吞噬。十多年前的一场罕见暴雨,更是上演了一场沧海横流的大剧,彻底的将桑田变成了荒滩,甚至毁坏了一些民居,人们陆陆续续修补的沟堤和公路被彻底破坏。

“摆拉沟更难待下去了!”失望的人们不禁摇头叹息。许多人扛着行囊,背井离乡去寻找出路。多年来,在外工作的人们在县城或集镇有了居所,打拼成为老板的人们也在相应的城市或街道购置了房产,多半有实力的精英都无心再关心老家的发展,只有那些像候鸟一般的普通打工仔,因为在外边未挣到大钱,融不进都市圈,所以逢年过节还是得回老家团聚,平时十室九空的村庄在节日里才又热闹起来。

我是一个有着乡恋情结的人,加之我的父母也偏执于在老家建房,所以老家就是我节假日最好的休憩之地,而节假日乡亲们的聚会又是人间最温情的乐事。在聚会时的交流中,走南闯北的人们告诉了我一个不舍老家的秘密,他们说走遍大江南北,总觉得难以适应外边的气候环境,许多地方冬天太冷,夏天太热,四季温差大,简直受不了。而回到我们镇雄老家,总感觉四季差别不大,特别是我们摆拉沟这小地方,更是大镇雄气候条件最好的地方之一,冬天难得几次冰雪,夏天也不用风扇,一年四季都可以坐在院坝里消闲,所以大家都希望以后挣钱后还是回来重建家园以便安居。如此交往下来,我终于明白了我大镇雄人稠地密的原因了。

近些年来,由于改革开放成效显著,党和政府开始大量实施惠民政策,摆拉沟的过村公路得以陆续恢复重建,山沟里又恢复了勃勃生机,打工的人们腰包也渐渐硬了起来,开始推倒了原来的土坯茅草房,并使用挖掘机挖掘桩坑,用钢筋混凝土建筑房屋,开始了一场真正的住房革命。

我家的老屋在山腰下面的一个角落里,三十多年前,爷爷在世的时候就开始挖地基,不几年爷爷去世了,地基依然没有挖好,足见那种满是风化岩的地基之难挖,那时水、电、路“三不通”,一切靠人力操作。父亲在外地教书,我们也在外地随读,每年寒暑假是我们最辛苦的时候,总要跟着挖地基、背石头、背河沙,所以建一间七八十平米的水泥平房,足足用了十余年的时间。从那时起,父亲就念叨着将来要修通一条连接过村公路的联户公路,爱屋及乌,打通“最后一公里”也成为我埋藏在心中多年的心愿。

过村公路虽然时常遭洪水破坏,但雨季一过,人们依然可以在沙滩上修一条大路,用拖拉机 运送物资还算可以。前些年政府补贴一部分,村民自筹一部分,修了一条连接部分人家的联户路,由于地形限制,显得狭窄、陡峭、弯曲,基本上就是拖拉机在晴天可以运送点物资,而我家所在的角落,由于地形瓶颈,公路无法修通,十几户人家依然是被公路遗忘的角落。

其实在十多年前,这十几户人家也曾经找到过一条理想的路线,并已开始行动,但由于沿线牵涉到许多人家的土地,部分拥有土地者认为奇货可居,漫天要价,由于大家都是穷光蛋,承受不起,最后连这十几户人家内部也为分摊责任而相互扯皮,有的在外打工的人家因为房倒屋塌,总在纠结将来要不要回老家建房。如此反复多次,大家总是尿不到一个壶里去,因此修路的问题一次次搁浅。最后大家甚至认为这条路不可能修通了。

我参加工作后,为了出行方便,就采用“零首付”的方式贷款买了一辆轿车,可是每次回老家,车只能停在离家几百米远的沙滩路上。虽说摆拉沟曾经有穷名,但如今却大不一样,掐指一算,这近两百人的小山村,居然拥有二十余张车,还不算农用三轮车和摩托车。平时人们都在外面打拼,村里见不到几辆车,但一到节假日,大家一回来,连同亲友的车竟不下三四十张,停车就成了大问题。这时候,大家都希望有人承头修通这条路,好分流一部分车辆。

去年春节,乡邻们再度聚会的时候,大家都在谈论党的政策越来越好,这穷山沟已开始大变化了,并且憧憬这山沟里将来的美好前景,心血来潮之际,大家认为如果联户路全部修通,就更加完美了。这时年长的人们都在叹息说多年来土地协商就是个大问题,需要修路的人们也不齐心,我也觉得人力财力有限,政府扶贫资金又鞭长莫及,所以修路难度很大。后来,是几位长辈先支持了我,他们说我好歹是个小法官,是这穷山沟里的骄傲,只要我肯出面协调,他们的土地要多少挖多少,好歹也要改变摆拉沟落后的面貌和形象,别再让外人小看了我们!他们中的有些人可不是这条路的受益者啊!我很受感动,只能对他们说如果协商成功,就买几条烟感谢他们捐赠土地的大人情了。

由于有些打工者未回家,我便分别以各种方式与他们联系,结果发现这些年大家的眼界都变得开阔了,对修路几乎没有异议。我们计划人均集资300元作为启动资金,多数人都爽快地交了,其中有几家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电话中他们说感谢有人出面组织修路,只是集资的钱希望能缓一两个月。经过一番周旋,事情很快就敲定了。

协商工作还算顺利,工程启动才发现问题不少。我们的修路工程是从2018年春夏之交开始的。首先第一站就是要挖沟架桥,因为长期以来的山洪和泥石流将沟堤冲毁,变成了一片荒滩,所以要从沙滩中挖出一条四五米深、六七米宽的沟渠实属不易。我利用双休日,先请几位干过公路建设的乡邻勘测设计,然后邀约几个在家的长辈,一起请挖掘机来挖沟,父亲知道山洪和泥石流的野性,坚持一定要按计划把沟加宽加深,以免将来堵塞。开工那天,附近许多乡亲都来看热闹,大家都在谈论着这荒凉之地架桥修路后的许多好处,表情都十分兴奋。

然而接下来的工作就十分困难了,因为我要上班,所以嘱托几个在家时间比较多的长辈负责找石场采石头,因为我们这十几户人家只能集资一万多块钱,所以钱要用在刀刃上,而自己采石头成本较低。一周后,却还不见动静,我只好亲自出面联系石场,并参与指挥挖掘机采石。可是我一离开,他们干了几天又各忙各的去了。无奈,我只能又利用双休日请拖拉机运石头。干了一天,我因为太忙,又将工地上的事情交给他们处理,可是他们又在请工匠砌堡坎时发生了分歧,工程又拖了下来,周末等着我的事情就变成了解决分歧,结果大家各执一词,不欢而散,甚至甩锅说不干了。

我理解他们,因为都是义务监督,别人在外挣钱,他们在家不挣钱还怄气,所以都认为这么多年不通路都过去了,又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何必瞎操心找气受,没有公路照样过。

由于单位工作忙,许多时候连双休日都脱不开身,所以修路的事一拖就拖到了雨季,山洪一来,挖好的沟渠又被淹去了大半。这时有常年在外干工程的乡邻对我讲,像这样的工程,虽说只有一两百米,但如果是按他们在外面所见的干法,少说也要二三十万,你这一万多块钱根本不可能修通这条路。

他的话把我吓了一跳,再加上遇到这么多困难和挫折,我开始犹豫和动摇。父亲看出了我的心思,就开始了他那教师爷般的说教:“平时还说自己是党员,说什么爱党爱国,我最见不到喊空口号而不干实事的人。我认为尽忠先尽孝,爱国先爱家,国家那么大,你怎么去爱?你只能从小事做起,家乡也是国家的一部分,你修一条路既造福家乡,也惠及自己,这就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贡献。再说,修这条路也是我几十年的夙愿,我们自己日子好起来的同时,也要让乡亲们好起来,这样自己才能心安理得,大家才能和谐相处、安居乐业!难道你不是这样想的吗?”

我说我也想干点造福乡梓的事情,何况大家这么信任我、支持我!只是自己手长衣袖短,没有这个经济实力,其他人多数是贫困户,我再也不忍心向他们筹钱;虽说有个别人家宽裕点,我也没有理由要他们多筹钱;如今交通局也在扩修过村公路,我也曾请求他们倾斜支持一下,但交通局领导也表示爱莫能助,因为不在他们的项目规划范围内,所以目前是指望不上政府项目支持,这正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父亲挺直胸脯说:“这件事当然不能再收钱,我们只能把它当做自己的事情来做,就假定是我们要修这条路,其他人是在赞助我们。几十年来,就是因为人人都怕吃亏,所以这条路总是修不起来,而现在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连与这条路不相干的局外人都支持我们,说明大家都希望收拾涣散的人心,把摆拉沟这个穷地方建设好,所以你千万别让大家失望!至于钱,我提取出来支持你们购房的公积金还剩余一些,大可拿去用!一句话,再困难也要迈过这道坎,人的一生能够建一座桥、修一条路,那是功德无量的事,比烧香拜佛强千倍,更何况这是自己的家乡!“

父亲的话使我倍受鼓舞,于是我重新振作起来,再度请来挖掘机开挖沟渠,同时央人寻找工匠。工匠来后,我热情地接待他们,客气地递烟、倒茶、敬酒,母亲也主动做饭招待。这样一来,工匠们也很卖力地干活,挖掘机和拖拉机师傅也很少偷懒,他们知道我们修路的不易,收费也比较合理。为了节省开支,父亲母亲有时还亲自参加清理基脚,架桥时也参加搬运材料掌箱浇灌混凝土,一切当做自己家的事情来做,乡邻们看不过,有时也做一两顿饭给师傅们吃。每逢双休日,只要不加班,我就往老家赶,一位长辈见我忙得慌,就主动义务帮我们掌箱并指导浇灌混凝土,一连干了好几天,星期天,我邀约了几位乡邻,终于把公路桥的混凝土浇灌了。为了这座桥,父亲还力主用大口径的钢筋,坚持要浇灌到一定的厚度,原计划铺四米宽的桥,最后铺到将近五米宽,父亲说:“架桥是千年万古的事,一定要干到经历若干年之后也不后悔!”

从春夏之交到年底,我足足操心了半年多,因为公路砌堡坎的石头需求量大,我经常邀约大家去找石场,并参与指挥挖掘机采石,监督工匠们砌堡坎,有时还要协调公路地界等各种纠纷,以至于工程时干时停,经过努力,最终都将各种矛盾和问题彻底解决,最后都达到了皆大欢喜的效果。

公路打通的那天,有摩托车的乡亲们最先骑着摩托在并不平坦的公路上吆喝着狂奔,随后是农用车跟了上去,那样子比过节日还开心,而我则将轿车开到桥边,抬头望着大家傻笑,笑着笑着不觉眼眶潮湿和模糊起来:为了这条路,心里也有过许多委屈和煎熬,这不光是缺钱的问题,更主要的是如何协调和解决各种复杂的矛盾和纠纷的问题。如今,几代人的夙愿总算是最终实现了,自己即便是多花了几万块钱,多受了些委屈和折磨,整个的人生却是非常值得的!

现在,这里虽然仍是一条毛糙的公路,但却已有了车水马龙的韵味,在外打工的人们开始回来建房了,有的甚至还从千里之外开车回来,亲戚朋友们也开着车来串门了。曾经荒凉僻静的小山沟,也充斥着隆隆的机器声和滴滴的鸣笛声。而那几家回来建房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更是兴高采烈地给人们谈论着这条路如何给他们节省了数以万计的建筑成本,当我每与乡邻们见面时,都能体会到那种亲密无间的真挚情感,我不禁想起了那句脍炙人口的诗句:“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

是啊,我们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身为党员干部,能主动承头把家乡的这条老大难的公路打通,于我是一种磨砺和考验,也是一个兑现初心的良好开端。当然,我更要感谢所有无私无畏地支持我的亲友和乡亲们!

 

编辑:镇雄县委政法委 武绍贵

 

本文来源:镇雄县人民法院 作者:赵振学